because of love

在冷圈里爬摸打滚

【澄凌与全员向】来搞事啊,一起把这对舅甥撮合啊

←【来啊一起帮忙把这对令人着急的情侣撮合啊

                           二哥哥快来 把 来了 邀请入群

                           二哥哥快来 把 追仪 邀请入群

                                             ……


【你们想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二哥哥快来 邀请我进群干嘛?哪对情侣你又想对他们下毒手了?拉郎可不好啊。

【二哥哥快来】:你们发现没有,我们周围还有两个至今仍单身的人,连思追景仪这两位小辈都已礼成了。看他们两个孤零零的光棍,你们就不想……撮合撮合他们嘛!

【你们想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这种事怎能强求?万一他俩根本就对对方无意呢?还有你说的他们……难道是……

【二哥哥快来】:对你没想错: ),我对师妹至今单身的境况真的十分不满,这么拖下去,他的幸福可咋办。

【仪追】:明明只是因为魏前辈最近闲来无事想找乐子而已。

【追仪】:还有金凌,最近似乎也总是心不在焉的。

【仪追】:对对,上次去夜猎,金凌不知怎的一直出神还很失落的样子,我们也自顾不暇没顾上他,稍有余暇却发现他竟被好几个凶尸围困!我们也分身乏术,思追一抬头望见他舅舅远远赶来。

【追仪】 :然后我只大喊一句“金凌别担心!江宗主这便前来!”金凌就“唰唰"两下持他柄岁华利落将凶尸全数斩尽。

【仪追】:尤其一听到“江宗主”三字立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斩凶尸跟砍瓜切菜似的。

【追仪】:然后江宗主便来了,接走金凌。两人离去时似乎还在吵些什么。

【仪追】:对对!不知怎么的金凌最近似乎是和他舅舅扛上了,他俩几乎天天在一块,然后你一句我一句地争。

【二哥哥快来】:就是啊还有,他们在一块时两人就爱喋喋不休,分开时还在眉来眼去……啊不,眉目传情比较恰当。

【二哥哥快来】:(老祖一掌拍桌弹起来.jpg)所以,铁定有戏!

【你们想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秀出你的大计老祖同学。

【二哥哥快来】:我要是有计了还会像现在这么苦恼吗?

【仪追】:……(隔着屏幕都闻得到老祖同学兴奋剂的味道.jpg)

【二哥哥快来】:其实吧,阿姐也跟我谈过关于师妹的事,她说最近见师妹总是魂不守舍的模样,还悄悄和她学做莲藕排骨汤。

【二哥哥快来】:还记否!!当年金子轩是怎么被阿姐的一手好厨艺钓了胃顺便钓走了心的!!

【二哥哥快来】:定情之汤哎。而阿姐也发觉了师妹肯定有意中人。于是正在着手一家一家地把师妹的相亲推掉。

【二哥哥快来】:可是阿姐又说,像师妹那么不善言辞,脾气又暴躁了些,又不太懂对人温柔,心之意从不会形于色,恶声恶气而又爱板着脸的人。

【莲子很甜呢】:所以我这个阿姐都不禁担心阿澄会不会容易得罪他的心上人。

【二哥哥快来】:阿姐晚好!

【莲子很甜呢】:晚上好,一上线就发现你们在聊阿澄的事呢,哦对,还有阿凌的事。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那么综上所述,我想问谁家姑娘受得了江澄这种性格啊。

【追仪】:那个……前辈们,请注意一下金夫人所说的话,她还发现我们也聊了关于金凌的事,也就是之前的聊天记录。

【二哥哥快来】:……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咳咳咳咳咳咳

【追仪】:咳咳咳咳咳咳

【仪追】:咳咳咳咳咳咳

【来了】:咳咳咳咳咳咳

【仪追】:哎为什么含光君也跟着咳?ooc了吧?

【二哥哥快来】:小傻瓜我男人的手机哎时不时在我手上很正常啊。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你是不是傻了: )@二哥哥快来 怎么搞的居然把你阿姐也拉进来了,我看你现在怎么解释。

【二哥哥快来】:(羡羡超无奈摊手.jpg)我我我……一键拉人没想到把阿姐也拉进来了。

【莲子很甜呢】:不过如果是阿凌的话,我倒是放宽心了。像阿凌这么能受得了阿澄这样的性格的人打着灯笼都难找,反正阿凌也心悦阿澄,不如让他们一拍即合。

【莲子很甜呢】:只是阿澄一点特殊的表示也没有,很多时候是阿凌单方面主动,我就怕阿凌若是会错了意,被伤到了该怎么办。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原来您是支持他们自由恋爱的啊

【二哥哥快来】:那就是同一战线的啊!阿姐,你觉得他们能成吗?

【莲子很甜呢】:唔……先从他们二人的性格上分析吧。金凌很多地方学了他舅舅,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就爱不一致,光会嘴上逞能,有时却不能把心意好好表达出来。

【仪追】:(举个手.jpg)有一点必须添加,时不时爱犯犯大小姐脾气,而且在他舅舅面前,这脾性尤为凸显。

【追仪】:景仪,也不可这么以偏概全,金凌有时还是挺爽快的,并没有太傲娇。该表达时也是有好好地表达自己的内心的。

【仪追】:嗯……你说的确实挺有理。

【二哥哥快来】:(老祖一掌拍桌弹起来.jpg)得嘞!这不就是个小别扭吗!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任重道远前路漫漫哦老祖同学: ),傲娇攻和别扭受的未来。

【二哥哥快来】:关键是先确定好他们俩对对方的感情吧,师妹那个傲娇浮慢: ),好在金凌专情而又不像他那么傲娇不然他可就注孤生没媳妇儿了。

【莲子很甜呢】:如果他们真是你有情我有意,不如考虑下从金凌这里下手吧?阿澄看着也是不会主动告白的。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那么问题来了,金凌是不必确认了表现那么明显瞎子都看得出他看上江澄了,那江澄怎么找他确认?

【莲子很甜呢】:不如先耗上几日,看阿澄的莲藕排骨汤是不是真是为金凌做的,再待我旁敲侧击。

【二哥哥快来】:阿姐聪慧!!!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加油了。

                              (几日后)

【二哥哥快来】:大家……

【仪追】:还好吗: )……

【二哥哥快来】:你们那儿……金凌……也?

【追仪】:是的……

【莲子很甜呢】:现在金凌也开始找我学采莲子剥莲子还有莲藕排骨汤了。

【二哥哥快来】:师妹的汤是越做越好喝都能赶上阿姐的手艺了短短几日进步飞速

【仪追】:老祖瘫倒到标点符号都不想打了是不: )好巧我也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他们还没给对方尝自己手艺之前我们却连续几日都在被他们一天三大锅的试验品给折腾死了

【莲子很甜呢】:……阿凌缠着我几乎把莲花坞里的莲子全采完了……还偷偷把自己剥的莲子谎称我剥的,天天都那么殷勤地给阿澄送去……

【仪追】:我和思追还有他小叔叔也天天都被金凌灌汤啊……现在肚子还涨涨的,再也不想见到莲藕排骨汤了: )明明汤已经越来越好喝了咋不还给对方送去啊祸害我们干什么,可苦了我们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你们说莲藕排骨汤能增高吗: )

【二哥哥快来】:我是谁我在哪我不要莲藕排骨汤我要我的二哥哥: )

【来了】:我在。

【仪追】:我是谁我在哪去他妈的莲藕排骨汤我要我的思追儿: )

【追仪】:我在呢景仪owo。

【二哥哥快来】:我刚刚路过厨房时发现明明该是做午饭的时候了厨子们都不见了,只剩一个师妹,又在做莲藕排骨汤。

【二哥哥快来】:同志们快撤!!!!!!

【莲子很甜呢】:咦?阿澄这次熬汤的样子不同往日,很精心去制作呢。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哇靠江澄让下人把汤端上饭桌了,其他菜也陆续上桌了。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我已经第一时间给金凌传饭了。

【莲子很甜呢】:我去给金凌第一个舀汤。

【二哥哥快来】:有戏有戏肯定有戏。

      

【二哥哥快来】:师妹吃饭时眼睛的余光全程瞟着金凌。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可苦了老祖同学了: ),一手吃饭一手桌下发信息。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说得好像你不是和我同一个饭桌吃饭似的: )

【二哥哥快来】:卧槽金凌要喝桌上唯一的汤了!!!!!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恋爱的酸臭味…… : )江澄目光如炬地盯着金凌: )

【二哥哥快来】:金凌三下五除二喝完了汤正说着好喝想再去要一碗。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江澄就一把夺过金凌的汤碗给他舀汤,还说爱喝就多喝: )

【二哥哥快来】:看着金凌一碗接一碗地把汤全喝完,师妹的表情和眼睛似乎都在发光,可高兴了呢。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金凌喝着,还说这个厨子手艺真好,下次还要吃这道汤。

【二哥哥快来】:恭喜师妹的心情已升至“心花怒放”: )。

【二哥哥快来】:……怎么就我和瑶妹妹一起直播却没人看。

【来了】:我在。

【二哥哥快来】:二哥哥真好QWQ。我吃完饭了,二哥哥吃饱了吗?

【来了】:嗯。

【仪追】:老祖同学继续你的表演!!!我们刚才也在吃饭嘛,一上线又发现自己插不上嘴。

【二哥哥快来】:嗯。金凌喝着喝着汤,若无其事地说起阿姐(金凌)剥的莲子好吃。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还装作无意地问起他舅舅觉得莲子是不是剥的很好。

【二哥哥快来】:师妹当然点头啦。

【仪追】:…… : )他们!啥时候!才能!坦率点!!

【追仪】:是啊,两人都太浮太慢了。想当初我和景仪在一起时也没觉得告个白有多难啊况且还是对自己的心悦之人。

【仪追】:你还好意思说是不蓝思追: ),你他妈这属于先斩后奏到了手再表白说负责的。

【仪追】:我那时可他妈看透你了蓝愿!怎么才发现我喜欢了个熊: ),你的风度翩翩呢!思君可追的清雅脱俗的气质呢!

【仪追】:被我吃了是不!

【追仪】:即使和景仪年龄相仿,在景仪面前,我也还是个男儿郎嘛。

【仪追】:我也是男儿郎啊: )

【追仪】:是景仪受不了我的魅惑,不知不觉就当了我的身下人哦。

【仪追】:…… : )(蓝思追的计划通.jpg)我不听我不听是你的锅

【追仪】:是是是,宝贝儿的话永远是对的!

【二哥哥快来】:我觉得师妹在这点上真的该和我家二哥哥学习!!不善言辞就直接上啊真是: )生米煮成熟饭了不就什么都解决了么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被你们这么一说……我发现只有这对舅甥,最纯洁最天真了哎: )

【二哥哥快来】:瑶妹想起来当年被自家聂大哥用高出自己二十厘米的身高支配得半身不遂的恐惧: )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你是不是皮痒了想让我打爆你的头: )

【来了】:不可。

【二哥哥快来】:羡羡有含光君加持的保护一点都不怂 : )

【追仪】:嗯……前辈们别掐架了吧。

【二哥哥快来】:@追仪 我们没有掐架呀思追儿。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我们只是闲来无事抬抬杠而已: )。

【莲子很甜呢】:阿澄也不必说了。他们两人必定是心怀对方却都不自知。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那下一步是不是该送入洞房了: )。

【仪追】:赞同: ),他们这么慢真是太麻烦了,干脆点就省事儿多了嘛。

【二哥哥快来】:都说酒后吐真言。酒我承包了,咱们兵分两路,怂恿他们告白: )。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然后把他们送入同一间房: )。

【二哥哥快来】:这可不就成了一桩亲了么: )。

                           (次日清晨)

【二哥哥快来】:那么就说定了,思追景仪你们看着来,酒别喝太多了哦,宿醉不好,待晚上,你们拿几坛天子笑在莲花坞的东园子里灌醉金凌。

【二哥哥快来】:而我在西园子和师妹喝。

【追仪】:我们会注意分寸的,魏公子。

【仪追】:@追仪 思追你忘了吗,云深不知处是有夜禁好吗。我可不想再被罚抄了: )。

【二哥哥快来】:@来了 二哥哥~

【来了】:你们放手去做便是。@追仪 @仪追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我非常想去玩的了。:)

【二哥哥快来】:可是聂大哥对你也有夜禁啊哈哈哈哈哈哈,想想二哥哥对我多好。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可拉倒了吧你: )用老祖同学手脚上的指头都数不清老祖同学到底用了多少次天天来换的一次节制夜。

【二哥哥快来】:懒得跟你杠: )我要补觉了。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明天跟我说结果,我也要补觉了。

【仪追】:我也想要补觉……思追你该反省自己了好么:)。扶我起床!

【追仪】:OvO这就来~

          (晚上)

【二哥哥快来】:啊哈哈哈哈师妹终于醉了,正在高谈阔论说哪家哪家狗很可爱啥时候生崽子。

【追仪】:金凌醉了酒这么可怕的吗……

【追仪】:(金凌现场继世上只有妈妈好后,高歌一曲世上只有舅舅好.jpg)

【仪追】:金大小姐你且住口,你真不适合唱歌: )。

【仪追】:(语音)世家公子榜上我舅舅当之无愧肯定是第一美!

【仪追】:听到金大小姐的语音了吗:),实力舅吹。

【仪追】:哈哈哈哈看到了吗(视频:金凌指天对月,义正词严地说:“舅舅要是敢不抱抱我我就不要舅舅了!”)

【追仪】:(语音)蓝景仪你可真没眼光去你的草垛我画的这是舅舅!

【仪追】:说实话我以为他在画狗身人面像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追仪】:景仪你醉了,快别喝了。

【仪追】:你说谁醉了!金大小姐才醉了!别抢我酒坛!

【二哥哥快来】:哇塞你们那里好乱啊场面,金凌抢你们手机发的语音?声音真洪亮: )他舅舅都听到了,于是现在这个一听到外甥声音的第一外甥吹假宇直终于要对我的手机下手了:)

【二哥哥快来】:师妹追着我(的手机)围着石桌转着跑。

【仪追】:(语音)舅舅!混蛋!

【二哥哥快来】:dfdfe不别抢djfdlkjfdjf

【二哥哥快来】:(语音)又怎么了大小姐?

【追仪】:(语音)不许喊我大小姐……舅舅……呜呜……

【二哥哥快来】:(语音)怎么了?哭什么。

【仪追】:(语音)你不准!去相亲呜呜啊……

【二哥哥快来】:(语音)为何得许你准?

【追仪】:(语音)呜啊啊哇啊……呜呜唔……混蛋舅舅……我说呜说不准,就、不准呜啊啊哈唔嗯呜呜……

【二哥哥快来】:(语音)好了别哭,金凌,不哭,男子汉不准哭。

【仪追】:(语音)每次你都这么说!唔呜呜……我不要什么舅妈……我只要舅舅……我不想老在舅舅面前做男子汉呜唔呜啊哈呜……舅舅不许娶亲……

【二哥哥快来】:(语音)那你不准和那两个蓝家的小子混太近。

【二哥哥快来】:(语音)你只能是我的。即使你不乐意,也不准你……

【二哥哥快来】:(语音)呵,我又能有什么权利不准。

【二哥哥快来】:(语音)可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你和其他人那么亲密。阿凌,你又可知,我心会不会痛,为何痛。

【仪追】:(语音)舅舅……我亦然呀……我……才不想看见那些女修在你身边晃来晃去……

【追仪】:不行了不行了,我也有点醉了,刚才一直在打盹,再喝下去步履维艰了真的,我还得送人回去。

【追仪】:好了,我已经安顿好金凌扶他回房睡去了,得把醉了的景仪送回去,先告辞了。

【二哥哥快来】:嗯,我让二哥哥接你们回去。@来了

【二哥哥快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这几坛天子笑不对劲儿啊怎么感觉这么烈是我喝多了吗,刚才我也居然睡下了,没管师妹,算了,这次有些失败啊,明天策划新的对策。

【二哥哥快来】:师妹也回去了,啊,二哥哥来啦!

 

          (第二日下午)

【二哥哥快来】:大家早……哎?哇塞阿姐@了我好多次啊,还有瑶妹?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才醒啊,知道发生了什么风雨吗。

【二哥哥快来】:???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你们昨天到底有没有按计划行事的,怂恿他们告白了吗?

【二哥哥快来】:O-O

【二哥哥快来】:好像……没,我们昨晚光顾着喝酒了。

【追仪】:我们……似乎也只是喝酒,一句没提到关于他们心悦之人的事。

【仪追】:只是让他们酒后乱性抢走手机发语音了。

【莲子很甜呢】:唉,你们知道吗,阿澄昨晚去了阿凌的屋里。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然后很顺理成章地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全发生了:)。

【二哥哥快来】:什么??!!?孩子都出生了?!?

【你们对我的帽子有什么意见吗: )】:滚你妈:),正经点。

【二哥哥快来】:说的好像你说的是正经话似的:)。师妹干得好,终于有次直接点了。

【莲子很甜呢】:本来如果这样生米煮成熟饭该皆大欢喜了,可你们想想,依阿澄这性子。

【莲子很甜呢】:大清早在我们夫妇面前“噗通”一声跪下来,还磕了三个响头。

【莲子很甜呢】:睡眼惺忪都被他这么一来吓清醒了。

【二哥哥快来】:……这什么发展……该不会下一步说他对金凌做了不堪之事然后恳求责罚吧。

【莲子很甜呢】:就是这样。然后还让人先把金凌快马加鞭送回金麟台。

【莲子很甜呢】:然后我就对阿澄说,反正事已如此不如让他对阿凌负责。

【二哥哥快来】:然后师妹那个傻冒肯定回绝了对不:)。

【莲子很甜呢】:是啊,唉。阿澄先是脸一红,接着又慢慢变得苍白,说自己并非不愿负责,只是不想让金凌因为这一次挫折,而必须放弃和意中人自由在一起的机会。还恳请我们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有机会传扬此等丑事,怕毁了阿凌清誉。

【莲子很甜呢】:然后又把额头贴地板上求我们责罚他对金凌所做的事。还要求尽快安排他的亲事,让他趁早断了对金凌的这种龌蹉的念想。他现在已经在祠堂里跪了一个上午了,自己罚的自己。唉,真是头疼死了,到现在阿澄还滴水未进,连早饭也没吃。

【二哥哥快来】:……

       二哥哥快来 已改群名片为 师妹最蠢

        来了   已改群名片为 是的他最蠢

      舅舅夫人   已改群名片为 舅舅无知

【师妹最蠢】:等等,这个@舅舅夫人……谁?!不会是……

【仪追】:嗯……其实金凌无意间在我们手机里发现了这个群,加了之后就知道了他清早离开莲花坞后莲花坞里发生的事。

【追仪】:他现在已经快马加鞭从金麟台奔去莲花坞了。

      师妹最蠢  已改群名片为 金凌威武

     是的他最蠢  已改群名片为 是的他威武

【金凌威武】:金凌加油!攻下那个蠢师妹!







 金凌风风火火急急忙忙赶回莲花坞,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江家祠堂。果不其然江宗主仍在惩罚自己,绷直身子跪在祠堂里。他的脸色还泛着不寻常的白,满脸憔悴。

 金凌顿时就感到一阵心酸,连带着眼也酸了。江澄的腰间忽然环上一对手臂,似乎有人靠在自己的背上。

 “舅舅笨,笨死了。”金凌简直心疼死了,“非要我明说,我心悦你,你才肯放过自己和我么。”

 江澄一诧,双颊顿时泛上和金凌脸上一样的桃粉。轻咬下唇,睫毛微微扑闪,怎么也隐藏不了眸子里的灿光。

 “若你不悔,”江澄转过身扶着金凌站起来,似有些羞于启齿,“可否容许我许你一世陪伴。”

 金凌一头栽到江澄的怀中,心里蔓生着甜蜜。“不悔。”

 “我……亦然。” 

评论(15)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