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of love


看到这卡我在想敬人你拿的这是iPhone吗……(误)

all敬,性转

  寻常的一天,凌晨四点,莲巳敬人准时醒来。


  但他发现了不寻常的东西。


  身体好不自在……怎么了?带着这样的疑惑,莲巳敬人向床边伸出手臂,几缕毛丝还搭在他手臂上。不知压到了什么,感觉头发好像被拔了一下。


  “........”莲巳敬人戴上了眼镜,还给了他一片清楚的视野,可他此刻宁愿刚才不拿眼镜。


  莲巳敬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不擅长应对计划外的事,俗称不会随机应变,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比较差。


  他变成女儿身了。


  莲巳敬人抬起眼睛不敢多看自己的身体,浴衣的领口敞开了点,胸部的 shen  gou还是看得到的。他理了理领口,下意识地拨拉一下肩上的毛发,他又顿时打了个激灵。


  头发……也变长了……


  走去洗漱间的路正好经过院子,他本想避开在院子里打扫落叶的兄长,可惜他哥哥还是看见了他。“早啊,敬人。”院子的声音拉住了他。莲巳敬人艰难地转过身,礼貌地回了早安。


  “快点换好衣服去帮父母的忙吧,今天他们的活比较重。”让莲巳敬人更感震惊的是,兄长并没有因为看到了他的身体而有多惊讶。还是像平时看见弟弟就打个招呼的那般平静。莲巳敬人点了点头,跑进洗漱间。


  看着镜子里这个身材曼妙、轻盈的微卷波浪发丝披在肩上的、和平时的莲巳敬人并无二致的脸、洁白的脖子(没有喉结)、有着圆润的胸部的花季少女,莲巳敬人只感到晴天霹雳。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那个日日树搞的鬼?不,昨天我并没有接触到日日树,那家伙都不知跑哪去了。那为什么哥哥看见我时并不觉奇怪?莲巳敬人的心里不知闪过几道弹幕,却没有一条信息是可以化解他心中的疑惑和震惊的。想了太多,莲巳敬人干脆大脑当机地小心翼翼地换好衣服来到正厅,穿着整齐的父母在香炉前忙活着。


  “早安,父亲、母亲。”莲巳敬人大脑放空内心近乎崩溃地向父母行礼,接过他们平静的目光。“哎呀,你这孩子,头发怎么不束好呢?披头散发的”母亲用一根红头绳利索地给他束好马尾辫。


  


  帮完父母的忙也正好该去上学了,莲巳敬人只求最好别在路上遇见熟人例如他的青梅竹马再例如那个日日树。可惜事与愿违,他走出家门没几步路,就碰见了一个皱着眉头打伞的朔间零。他下意识就想绕道而行。可惜,朔间零一眼就捉住了他,并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莲巳?”朔间零惊讶的眼神又让莲巳敬人奇怪了。明明家人面对他时都像没事人一般。“朔间。”莲巳敬人匆匆打了招呼,便别过头加快步速。


  “你……真是莲巳敬人?”朔间零的瞳孔骤然缩小,他捏了捏莲巳敬人的脸颊,摸摸他柔顺的发丝,只觉得今天的午休他肯定能第一个跑去小卖部买到番茄汁。


  “……”莲巳敬人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真是,朔间,你靠的太近了!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啊?话说莲巳你变成女孩之后好像身材也变得娇小了。”朔间零把手掌平放在他的头顶量量他的身高,顺势搂上莲巳敬人的纤腰。


  “朔间!”莲巳敬人一阵恼火,耳根的绯红在发丝间若隐若现,他现在这身材是正好占满了朔间零的怀,一抬头便能看见朔间零的鼻翼。“就算现在是秋天挨这么近也是很热的!”莲巳敬人恼火的语气并没有说出太有力的话。


  “热吗?”朔间零得寸进尺,搂腰的力度收紧。嘴角浅浅地弯起,因他这话心情颇好。故意将嘴靠近他耳旁柔声细语,满足地看着他愈加绯色的耳根。(反正现在莲巳这么矮)


  “能不热吗?”莲巳敬人一把推开朔间零,还用了不少力气。女生的身体不是很有力啊。莲巳敬人抛下身后的吸血鬼,三步并作两步走,忽而转念一想,他的家人对他的女儿身没反应,朔间零却看得见,既然这样,那…?!


  难道梦之咲的学生都会看得出他的不同吗?!


  一向以工作狂著称的梦之咲私立学院的副会长莲巳敬人头一次对上学感到了恐惧与退缩。


  莲巳敬人拧紧眉头,咬着唇角故作没事地走进了校门,周围的同学却没有对他产生什么特殊反应,仿佛他还是那个平时的副会长莲巳敬人,像平常在他面前向怕被捉到而说教那样,规规矩矩的。这又让他疑窦丛生。


  “嚯嚯嚯呵!”日日树涉的声音从上空传来,莲巳敬人不悦地抬起头来,果然又见到一个热气球缓缓降落了,日日树涉还撒着玫瑰花瓣。“日日树!”莲巳敬人气上心头,下意识又按平时那般走上去对日日树进行说教,“你在干什么!希望你能体谅那些做值日的学生!这满地的花瓣又是你弄的?快清干净!你……”他打好腹稿的说教却被日日树惊喜的目光给截住了。


  “Amazing!哦!这真是玫瑰与爱碰撞的奇迹!”日日树涉一手放胸口,另一手臂伸展开来忘情地歌颂。“这下我是应该喊你右手酱吗?给,这位美丽的小姐。”日日树涉一下子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束艳红的玫瑰,单膝蹲地将花束向莲巳敬人捧上,“这是给奇迹的右手酱的礼物!或许你还需要爱的魔法?都在这玫瑰花束里了!”


  “别闹了,日日树!”莲巳敬人抽搐着嘴角,推了推镜架,理好了思绪才开口,“你先赶快收拾这满地的花瓣!还有,你是不是又干什么了?还是又和英智一起搞什么花样魔法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身么?”


  “小丑并没有与皇帝陛下研究什么魔法,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右手酱变成女生的。真是没有想到,原来奇迹与爱与右手君会碰撞出这般绝美的花儿!”日日树涉说着说着又跑题了。”说什么啊部长,莲巳前辈本来就是女生啊,又得满是花瓣啊。“冰鹰北斗不悦地帮着日日树涉一起打扫。


  冰鹰北斗的话让莲巳敬人的心一沉。本来就是女生?那为什么朔间、日日树又看得出他的变化?


  今天的副会长比平时更加心事重重,盯着日日树涉清扫完花瓣再回到教室里的莲巳敬人立刻又引起了同学们的骚乱。


  天祥院英智:好美啊敬人,你应该有f了吧?


f?f什么?莲巳敬人摸不着脑袋地看着笑得一脸暧昧的青梅竹马。


  濑名泉:这头发束得还不错嘛。


头发?确实,马尾辫挺干练的又不碍事。原来神崎的发型这么方便。


  (从隔壁班过来的)鬼龙红郎:旦、旦那?!


不,鬼龙,我都还没惊讶完怎么轮到你惊讶了。


  (本想到三年级的楼层去找莲巳敬人递交文件的)神崎飒马:莲巳前……前辈?!


啊,红月的人的反应都差不多啊。话说为什么神崎你看我的眼神好像你看转校生的眼神?(看妈妈的眼神)


  朔间零:呼,幸好今天的阳光不算猛, 莲巳,你的伞。


怪不得我昨天下午怎么找都找不到我的伞,原来被你拿了啊?!


还有,日日树涉把你的花束拿走!我不需要!


  转校生:哎哎?莲巳学长?!啊该叫学姐吧,你叫我做的企划我完成了!


哼,完成得不错啊,值得夸奖。不过快把称呼改了!什么学姐!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