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of love

在冷圈里爬摸打滚
开学了,所以……我会努力地更加的咸鱼。
我的圈名是翠花啊!叫笔迹也行!

【宋晓薛】50fo贺文:嗜甜与贪暖(起)

(一)嗜甜与贪暖壹

   在薛洋随岁月长流冲去的记忆里,其实有过这么一段旧事。

   薛小洋在某一天的寒冬里,被两个小哥哥发现蜷在角落里保暖的他。

   “子琛,看那。”白衣的小哥哥第一个发现了他,并快步走了过去。白衣小哥哥眉头一皱,薛小洋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啊。

   “嗯。”跟在白衣小哥哥身后的黑衣小哥哥也站在了薛小洋的面前,见这小孩瑟缩着的模样,黑衣小哥哥二话不说便将自己身上的黑袍包在薛小洋身上。

   虽说不比白衣小哥哥好看,但也很好看,也是个很好的人啊。

   薛小洋不禁将自己团在这件黑袍里,给了他一点暖,但给了,便开始不满足了。于是他越暖越缩,越缩也越冷。

   薛小洋正思忖着要不要对他们说句谢,肚子又发出饿的警告。白衣小哥哥在自己身上套了套,手上变戏法似的多了几颗糖,伸到了薛小洋面前。

   薛小洋不争气地吞了口唾沫,盯着那几颗糖,眼都直了。薛小洋嗅到了几丝冰甜的味道。没见过这种食物,应该很好吃吧!

   “拿着吧。”白衣小哥哥抓起薛小洋的小手,他温暖的手掌包裹着薛小洋那让人受不了的冰冷小手。白衣小哥哥眉头紧皱,先剥了颗糖轻轻塞到薛小洋嘴里。然后再将自己身上的白袍也包在薛小洋身上。

   嘴里含着的不可思议的甜蜜让他觉得非常奇妙,似乎整颗心也变得甜丝丝的,连同接踵而来的身裹着的温暖都让他觉得十分幸福。

   “谢……谢。”薛小洋似乎有些羞怯。

   居然还会有人,关心他的冷暖饥饱。薛小洋本能地觉得,一定要想办法赖上这两个小哥哥。白衣小哥哥将他抱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呀?”正当薛小洋思索着用什么办法赖上他们,白衣小哥哥就将他抱了起来。

   “我叫洋洋!洋洋想跟你们走!”薛小洋金凌摆出一副纯真无邪的模样,歪了歪脑袋,眸光闪闪。

   “你有没有回去的地方?你的家人呢?我们送你回去。”一向沉默的黑衣小哥哥发话了。

   “洋洋没有家,才没有人像你们对洋洋这样好!”薛小洋垂了垂眼帘,小手将白衣小哥哥的衣角攥得更紧。“小哥哥,这个好好吃,”他对白衣小哥哥指了指自己的小嘴,“这是什么味道呀?好好吃,我好喜欢!”

   白衣小哥哥笑了,像和煦的阳光。“很甜吧?这只是普通的冰糖。要不随我去白雪观?那里有更多更好吃的甜点。”

   “好呀好呀!洋洋要跟你们走!”薛小洋把白衣小哥哥抓得更紧了。

   黑衣小哥哥把薛小洋从白衣小哥哥怀里接过:“别闹了,把你带回去很麻烦,你的归处何在?你的家人呢?”

   薛小洋听后,心上一阵失落,不自觉扁了扁嘴。“洋洋想要你们做我的家人。”

   “除了我会体贴自己是否温饱,就只有你们像我的家人——就算仅仅这一时,洋洋也很开心,洋洋喜欢你们给糖糖吃、给衣服穿。洋洋喜欢你们。”薛小洋蜷在黑衣小哥哥怀里,伸出小手握着白衣小哥哥的手掌。

   白衣小哥哥正想说些什么,又忽地发现薛小洋竹竿般细的手臂上,好几道淤青,手肘上有结了痂的伤口,到嘴的话又改了口问:“你这些……?!怎么来的?”

   薛小洋一看,搓了搓手臂,拍拍胸口炫耀道:“哼哼,这些是那些小兔崽子们想抢我的吃的,抢不过我时在我手臂上弄的,他们只有把我弄成这样的份,他们被我弄得更惨!哼,居然敢抢薛爷爷好不容易讨来的吃食。我跟你们说哦,洋洋打架从来没输过!”

   他们听后,都是不禁眉头一皱。白衣小哥哥似有些心疼:“你说你的吃的,是讨来的?”

   “嗯。不过一般都是偷到的……偷不到就抢,实在抢不到才去那些大户人家里讨剩饭。洋洋很有本领吧!我经常会把吃的存放在破庙里,他们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洋洋也很擅长储存东西呢!”

   “你身上还有哪些地方有伤?”黑衣小哥哥又查看了薛小洋的另一臂,心又一揪。

   “腿上被一个有钱小公子烙过一下,不过薛爷爷我可让他付出了代价,他的门牙都被我一头撞过去撞掉了呢。去偷剩饭时那些厨子总喜欢用竹竿子或什么藤条之类的抽我的背,真是讨厌死了。还有啊……”

   薛小洋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的“英勇事迹”,全然没发现身边的两人脸色越来越差。

    这小儿,是受过多少苦啊。

   好一会儿薛小洋的声音也归于两人的沉默。薛小洋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是多话过头了,便恋恋不舍地开口道别:“放我下来吧,小哥哥你们也要回家了。”

   白衣小哥哥唇角一弯,又从黑衣小哥哥的臂弯里抱回薛小洋,“那也要你,不想跟我们走吗?”

   薛小洋一怔,欣喜在心上晕开。“当然想……”

   “白雪观里没有糖、糕点也不甜,你也要去吗?”黑衣小哥哥问。

   “小哥哥们住哪洋洋都想跟去!白雪观没有糖,”薛小洋指指白衣小哥哥,“可他有呀!”

   白衣小哥哥的唇角晕开一抹笑。“好,好。”

   “洋洋,我叫晓星尘,而他名为……”

   “我知我知!他叫子琛!刚才听见了。”

   “……叫哥哥。”

   薛小洋滑下白衣小哥哥的怀抱,夹在二人中间,两只小手一手牵住一个人。雪地上留下几行平行的脚印,两个小哥哥放慢步伐配合薛小洋的节奏。薛小洋甩着他们的手臂蹦蹦跳跳,三人一起走向漫天冰雪的尽头。





这是拖了好久的宋晓薛黑化贺文,写得好烂请见谅……

 @慕卿公子  @谢长河 你们点的黑化宋晓薛,谢谢点梗!!

评论(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