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of love

在冷圈里爬摸打滚
开学了,所以……我会努力地更加的咸鱼。
我的圈名是翠花啊!叫笔迹也行!

【澄凌】心悦君兮君不知(下篇)

(转)
   江澄已经有足足一星期没有见到如兰了。
   如兰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江澄到处都找不到她,从七天前,他照常早早完成公务便赶到老地方,大半天了,都没等到他。
   说不定如兰突然有急事来不了呢。江澄这么安慰自己,直到自己已经连着几天没有再等到她。江澄这才反应过来,如兰就像一个精灵,她忽然地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自己竟被这一个月以来的欢喜冲昏了头脑,自己竟除了知道她是金家女修之外,对她的来处一无所知。
   因为每天,他们都是不约而同地到达几个老地方会面,相当的心有灵犀。万万没想到,若是有一天如兰突然失踪了,他江澄竟会束手无策,无从找寻。
   江澄实在是没法再干等如兰,他去了兰陵。
   “如兰?嗯……没有这个姑娘啊。”
   “我们这里没有女修叫如兰啊。”
   “江宗主,别再为难我们了,金家的女修不管是新来的还是原来的,连扫地的做饭的阿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确实没有这个姑娘呀。”
   真的……没有如兰吗?
   江澄颓丧地回到云梦,心上失落至极。
   那她到底是谁?那时为什么会出现在兰陵金氏?又和他说是金家女修?现在,她到底在哪?
   像精灵一样闯进他的心房,偷走了他的心后,又像精灵一样逃跑了吗?
   江澄风尘仆仆地回来,挥退下人,揉着自己的穴位,满面憔悴。回到自己的房里,褪了件外袍便将自己埋进被窝。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江澄总是会忍不住将和如兰相遇那一幕幕场景都回放在自己脑海里。
   他和如兰说过,自己莫名地很喜欢她那时的背影。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江澄从来没想过,真的可以有个人,给自己以会心一击,一见钟情。
   如兰是个很好的姑娘,不仅钓住了江澄的心,还钓住了他的胃。当她满怀期待和紧张地看着江澄一口一口地喝下她做的莲藕排骨汤时,江澄用余光也瞥到了如兰手掌上的水泡,明显是被烫到的。
   如兰为了做好这碗他的最爱,私底下费了多少心血?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江澄很喜欢看如兰水灵灵的杏眼。
   也喜欢看她佯装生气时鼓起来的脸颊。
   最可爱的是她和他咬耳朵说着属于他们二人的悄悄话时。
   ……
   太多太多值得收藏的她的一颦一笑,以至于江澄每晚,睡不着的原因是因为睁眼闭眼都是如兰,睡得香的原因,是因为想着如兰,期待第二天与她又见面。
   如果每一个第二天都有如兰在等他,那该多好。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如兰离开他的前一天,江澄丝毫没有察觉到如兰要离开他。
   不管她到底是谁来自哪好了,江澄现在只想知道她在哪,只求能再见她一面。
   她知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想她。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以前在睡前想如兰,有的是满腔悸动和期待第二天的约会。
   江澄现在就是捂紧了左胸口的衣布,都没办法让自己内心的痛苦减弱半分。
  
  

   金凌打定主意和江澄彻底分开后的每一天,他都在留心江澄。
   他看着江澄每天早早完成工作然后满脸雀跃地踩上三毒向着他们约好的老地方御剑,看着江澄特意去了兰陵询问如兰的消息,看着江澄满脸失落地回来,看着江澄那一天比一天憔悴的脸色。
   金凌好生心疼。
   可是他告诫过自己,不能沦陷。
   与其到了被江澄揭穿的地步,还不如直接和他主动断联。无论江澄给予的那些难得的温柔,有多令人眷恋。
   他在江澄的窗纸上戳了个小洞,清清楚楚地看见江澄将整个头蒙在被子里,抓紧心口的衣布。
   金凌也感觉到自己的心每一次跳动便会牵扯得他痛极。
   江澄,你知不知道,虽然明明和你同住一个屋檐下,但金凌有多想你。
   金凌咬紧下唇,在心里近乎崩溃地向他无声倾诉。
  
(合)
   江厌离回门的时间也快结束了,金凌明天就要跟着爹妈一起回兰陵。
   江澄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想如兰,完全没有好好招待姐姐姐夫,顿生愧疚,便打起精神,给他们准备一大堆礼带回家。
   “阿澄,一家人客气什么呀,我看呀与其准备这些占地方的东西,不如你和姐姐一起谈谈话。”江厌离剥好莲子放在盘中。
   “……实在是招待不周,请阿姐原谅。”江澄给江厌离斟好茶。两姐弟便坐在凉亭里惬意攀谈。
   “阿澄,从小到大,你有什么心事都是憋在心里自己解决,或许你的事我无法干涉,但至少,姐姐可以做你的‘树洞’,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和我倾诉,或许姐姐不能帮你解决,但是至少说出来了,你会轻松点。”
   “你连着的这几天都闷闷不乐,满面憔悴的模样瞒不住任何人,但是我觉得应该先留给你一点空间让你冷静下来,所以我安排了下人们都不要去打扰你。但是阿姐真的很担心你,你其实可以不用什么都憋着。”
   江澄顿生感动。正犹豫着该怎么和姐姐交代,忽然,江澄灵光一闪,听说那场剑舞是江厌离安排的,那……说不定阿姐知道如兰的事?!唉,他那时怎么没想到阿姐或许是个突破口呢?
   “阿姐……你上次安排的那场剑舞,其中有一个比较突出的,总是因为过于凌厉的剑势打乱整队节奏的姑娘,你有印象么?”江澄有些急切。
   “哦,你说他啊。”江厌离笑了,“那可不是什么姑娘哦,是阿凌啊。”
   江澄一惊。
   “……那,阿凌怎么会在女修的剑舞队?”
   “是我安排的。”江厌离咯咯笑了,“连他爹都认不出那是金凌呢,他挺适合穿裙装的。”
   江厌离忽然发觉江澄垂下了头。
   “怎么了吗?阿澄?”江厌离问道。
   江澄深吸一口气,起身道:“无事,我……我去透透气。”
   凉亭这么凉爽你还要上哪透气??
   江厌离奇感到奇怪,看着江澄的背影。
   顺着下人的指示,江澄一路走到了莲花池,果然看见金凌划着小舟,到那莲叶旁采莲子。
    江澄眸底一暗,召来三毒御剑飞去,金凌还没反应过来,江澄已经稳稳落在小舟上,荡起细微几条涟漪。
   金凌一惊,万万想不到江澄会主动来找他,很久都没和江澄说上话,金凌顿时词穷,不知该和江澄说什么。
   江澄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是刚才一听到了江厌离的话,便突然想找他,但是来的过程也完全没想到要和金凌说些什么。
   可是又能说些什么?难道要和金凌说“我知道你是如兰了”然后和金凌的关系闹得更僵?比起这个,他不是应该先搞清楚自己对金凌是怎么想的?
   江澄在小舟上坐了下来,对金凌说了句“继续划吧”,拨拉着大片荷叶,毫不费力地将莲藕折了下来。
   两人相对无言。
   良久,小舟都快被莲藕塞满了,低着头的江澄才开了口。
   “金凌,你那时和我告白时,我只觉得那只是你年轻气盛,心血来潮罢了。”江澄道。
   金凌惊于他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心又一沉。难道,难道,江澄知道他是如兰了?!
   “不管你年轻气盛还是什么,我那时候觉得,你若是和自己的舅舅在一起,你是会吃亏的。毕竟你还年少,这种事可能只是心血来潮,还年少的你根本就想不到带来的后果。你父母会担心你,为你感到心焦,你的同龄人会排斥你,世人会把你有悖伦理的举动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哪里承受得了多方面而来的压力呢?”
   “然后你就会开始后悔当初,和我分开,找个姑娘过,但是这个时候的你已经沾上污名,众人还是会对你的一举一动嗤之以鼻,添油加醋。”
   “一想到这些,我就觉得不能答应你,并留给了你空间和时间去体会我的良苦用心。”
   江澄缓缓道。
   金凌心上撼动,万万没想到自己以为舅舅厌恶自己,却是在无微不至为自己着想。
   可是,这些问题,他在鼓起勇气告白之前,早就考虑好了啊!
   只要江澄愿意,他就会对他死心塌地,绝不动摇。他相信他温柔的父母一定都能理解他,他就那蓝家的小双璧两个朋友,他相信他们也会支持他。至于被世人怎么指指点点,他都不在乎。
   “真的,只要你愿意,我便不惧。”金凌抬头,正视江澄。
   江澄一顿,又开口道:“若你也愿,我亦义无反顾。”
   金凌就像是被从天而降的一颗糖果砸中一般,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江澄是在和自己告白,顿时心跳如鼓。
   “舅舅……”
   江澄温和一笑。“我知道你是如兰。”
   “可我早已对你着迷。”
   江澄抚上金凌的脸颊,微笑着将金凌溢出眼眶的泪珠擦去。
   微风习习,拂过塘莲。
   此生同愿,共度余生。
(尾)
   金凌终究是被留在了莲花坞,用他的撒娇卖萌和爹妈换来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

这也可以算是明天的魔道动画开播的贺文。

嗯……我觉得《尾》这一部分有些赘述了,毕竟他们在一起,便是无所惧,无不胜。

哦对……顺便来一波群宣,喜欢澄凌的宝宝可以加群

欢迎你哦,凌依江岸晚香兰:691099471
  
  

评论(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