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of love

在冷圈里爬摸打滚
开学了,所以……我会努力地更加的咸鱼。
我的圈名是翠花啊!叫笔迹也行!

【澄凌】心悦君兮君不知(上)

#这是一个关于女装大佬金凌和云梦江氏宗主的恋爱故事





(序)

   金凌觉得自己真的不该轻易就被娘亲拉去参加那个什么所谓的兰陵金氏的剑舞。

   因为他到场了才发现那是女修的剑舞:),而且纯粹只是因为人数不够了才拉他过去的:)

   迫于娘亲的请求的金凌被迫穿上女装上台,还要当着一干亲戚的面舞刀弄剑:)

   金凌心里苦,金凌就要说:)。

(起)

   被姐姐姐夫拉去一起看兰陵金氏的剑舞的江澄本无心看什么表演。可一直到了剑舞的尾声,江澄的眼神都被队尾的那个舞剑女子吸引住。到了人家走了,还在恋恋不舍地观望人家的背影。

   江厌离注意到自家弟弟那看直了的眼神,心下了然,笑道:“看上了金家的哪位女修呀?这么投入。”

   小心思被亲姐姐拆穿,江澄慌不择言地找了个借口走了。江厌离笑着看弟弟那羞红的耳根,和金子轩分享这份趣事。

   哎呀看来江宗主让人着急了好几年的终身大事开始有着落啦~


   江澄飞奔一般猛地走了一路,都没法平复自己起伏的情绪。那个舞剑女子身影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她的形象甚至越发清晰。江澄顿住脚步,做了好几回深呼吸冷静心绪。偶一抬头,又惹得他心乱。

   那位舞剑女子,正独自一人坐在那亭子里小口小口地喝着茶。

   江澄顿时就定在原地,注视着那远处的倩影。踌躇一番,终决定上前去结识她。


   金凌懒懒地沐浴在和煦的清风中。忽一抬头,便发现一个令他惊异的身影一直立在他身边。

   金凌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叫“舅舅”,真叫了,那穿着女装的他丢脸可就丢大份了,而且他罩着面纱,江澄应该看不出他是谁的。正在他尴尬之极,江澄忽然开口了。

   “在下云梦江氏家主,江澄,敢问姑娘芳名?”

   金凌一惊。这……敢情他舅舅是完全没认出他来啊!?

   江澄在大脑空白之际,零零碎碎的词语总组不成一个完整的句子。本身自己也没多少浪漫细胞,实在想不出什么优美的诗句博人欢心。只得直直白白地将他的意愿简洁表达。   

   金凌张了张嘴,越发不自然。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呢?一边让近乎空白的大脑想出对策,一边又在暗恨自己刚刚怎么没有跟着那群女修去赶紧换衣服。

   金凌悄悄瞥了江澄一眼,心绪就像蚕丝一样乱成一团。脸颊的温度瞬间上升。

   哪里见过自家舅舅这样的神情:飘忽不定的目光窥出他的内心阵脚大乱,面上似乎面无表情,通红的耳根却早已出卖了他。

   那次和江澄告白的时候,他的神色或许和现在的江澄一样吧。金凌想。

   她良久的沉默让江澄的心渐渐沉入谷底。兴许真的是太唐突了吧。江澄动了动嘴唇,便闻她道。

   “公子莫客气,唤我‘如兰’便可。”

   江澄微微动容,有些不可置信地端详这位姑娘。只见她的面纱之下,一抹动人的笑容隐隐约约。

   “如兰……好名字。”江澄喃喃自语,却没逃过金凌的耳朵。

   金凌轻轻地笑了。“谢公子夸奖。”惹得江澄微红着耳根懊恼自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公子请坐。”金凌起身,“如兰再去取个茶杯来。”

   江澄怔怔地点点头,直到她回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才回过神来。

   “江公子为何要想问如兰的名字?”

   江澄一顿,旋即答道:“无他,仅是被姑娘的剑舞吸引而来。”

   “如兰的剑舞有何拙处?望江公子指点一二。”

   “并无拙处,剑势出众。别的女修的剑舞本无拙处,但在你的相比之下,反而显得太浮太软。”

   “如兰第一次当众表演剑舞,心生紧张,总打乱大家的舞剑节奏。”

   “并无。你的剑势较凌厉,且出剑速度快于他人,故在舞队当中略显突兀。”江澄呷了一口茶,道,“你的剑舞,更多在于‘舞剑’,非‘舞姿’。”

   “多谢江公子指点。”金凌拿起茶壶给江澄续杯的动作随着江澄说的下一句话而顿住。“如兰姑娘的舞剑之势,倒是让我想起了我的外甥。”

   “是金小公子?”金凌心有小慌,垂下眼帘遮住自己眼里翻涌的情绪。

   “是那小子。”江澄阖上双眼轻揉穴位。金凌连忙起身帮他揉揉太阳穴,故作漫不经心地扯开话题:“江宗主,百忙之隙也要注意休息呀,你看现在,疲倦上来了吧?”

   江澄忽而转头问:“你是金家的女修?怎对你毫无印象?”

   金凌一笑默认。不过不是女修,是男修。“慕名金家而来学习的修士如此之多,江公子不一定都有印象吧。”

   江澄正想接话,他的手下人便风风火火地跑来找他。金凌一笑敛衽,道:“既然公子事务缠身,如兰不多打扰了。”

   江澄连忙问:“……可否,再见?”

   没想到江澄还想再约自己。金凌心一动,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边收拾茶具边道:“如兰近日来爱漫步莲花湖边,若是你我二人巧有空闲,或可会于莲花湖边。”

   “是吗……”江澄喃喃,怔怔地望着人家渐行渐远的倩影。

   “宗主……”手下人刚想说话,便被江澄严厉打断。“闭嘴!说。”

   手下人看着宗主的黑脸瑟瑟发抖。

(承)

   金凌换了一身,便被娘亲叫了过去,神秘兮兮地问他有没有看见江澄和哪位姑娘亲近了。

   “没有啊,我刚才都没看见舅舅,被那群女修拉去赏花了。”金凌随口扯了个借口,赶紧溜回了房间。

   天啊……!他跟舅舅说了什么呀!!

   金凌后知后觉的羞涩简直要漫上脑袋。

   江澄哪曾对他那般温柔过,尤其还是在他和江澄告白之后,他和他完全没有机会和好,一直尴尬地僵着。

   有多久没有和江澄说上话了呢?数不清,毕竟和江澄僵着的时候,每一天都过得那么浑浑噩噩。

   而且还给人留下了再会的机会……动机也太明显了吧!金凌恨不得整张熟透的脸埋进手掌里。

   不过……要是能再和舅舅像今天这般的促膝相谈,那就好了。



   金凌万万想不到自己隔了好几天之后,居然,真的,鼓气了勇气,再次穿上了女装,还是在莲花湖的大庭广众之下。

   金凌近乎呆滞地、不动声色地在人群中穿梭。应该……不会被行人发现的吧……

   金凌执一柄团扇,掩住本已罩入薄纱的半边脸。环视了一周,都没有找到那个想看见的人。

   江澄的双眸何其锐利,刚匆匆来到,便发现了人群中的那抹令他魂牵梦绕了好几天的身影,赶紧向她走去。

   江澄忽然出现在金凌面前,把金凌吓了一跳。江澄刚从那么远的地方赶过来,大气也不喘,却在面对金凌那一时,连呼吸都紊乱了。

   “江公子。”金凌浅笑,挪开了团扇,“又见面了。”

   什么又见面啊……明明是特意留下了联系的方式的。连金凌都不禁暗自腹诽。

   “啊,是啊。”江澄嘴唇有些干涩,又想不到该和她说什么好,且尽量让自己不要显得那么不自然。“又见面了,如兰姑娘。”

   “一同赏花吗?”

   金凌说这话时手心里泌出了细密的汗。

   “好。”

   江澄和金凌并肩,围着整个莲花湖散步了一遭。一路上,金凌起的头,然后二人一起聊开了。金凌细细观察江澄,他以他从未见过的兴致高涨的神态,与他谈天论地。江澄也在不动声色地暗自收藏了她蒙着面纱不经意流露出的一颦一笑,从未有人和他的想法竟能如此合拍,自己竟也不自觉聊多了。

   直到逛了一圈,江澄担心如兰走累了,便一同寻了处僻静的亭子坐下。

   “从刚才就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呀?”

   江澄一惊,没想到竟被她发现了。

   “无事,只是好奇,你为何身着金星雪浪,团扇上是兰花,身上却有着淡淡的莲香。”江澄浅笑。

   “如兰是兰,牡丹伴身,而独爱莲。”金凌也笑了。在江澄看来,犹如雾里看花,让人产生想要一探究竟的欲念。

   “为何爱莲?”

   “喜莲之静美,喜莲之清香,更喜莲之纤尘不染。”而且,喜你爱的花。

   金凌又道:“谁说芙蕖妖无格?不浮不华芳自远。”

   就像你一样。金凌想。

   “我们恰逢其时,正好赶上了花期,这儿的莲花都开的不错。”金凌捶捶小腿道。

   江澄似有些骄傲:“哪儿的花,都不及我江家莲花坞中的莲花好看。”

   不,是都不及你好看。金凌暗想。

   “既然你也爱莲,不如择日上莲花坞做做客?”江澄道,“定让你流连忘返。”

   见她没说什么,只是将视线撇开,露出的通红耳根暴露了她内心的心思。

   等等……一个大男人邀请一个姑娘上自己家里……这算什么意思啊?江澄瞬间明白了自己无心的话带来多大的误会,一阵灼热漫上他的耳根。


   自一次之后的第二次,金凌和江澄是越来越多的约会了,几乎每天——偶尔隔天,一起去莲花湖会面,然后再到处去玩。赏花啦,遛狗啦,切磋剑法啦,切磋箭术啦,坐在小茶楼的角落里谈天论地啦,在竹林的亭子里一起闭上眼静静呆在一块啦。

   虽然江澄偶尔还是会心焦还没能和如兰牵上小手。

   可是金凌从未试过这么开心。

   “阿澄!”江澄心情大好地看着满脸羞红的如兰,越发心安理得地在她的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顺便细心剥莲子,喂到人嘴里。

   金凌嚼着莲子,丝丝清甜搅在舌尖,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在江澄眼里,鼓起来的脸颊分外可爱。

   江澄看着她的面纱,忽然道:“阿兰,莫非你是个丑八怪,所以一直遮住自己?”

   金凌一惊,没想到江澄会突然注意自己的面纱。

   “……现在才问,不觉晚了么?”金凌努着嘴,撇过视线,“是啊,我就是丑八怪,怎么?嫌弃啦?”

   江澄心叫不好,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怎么就突然问出这样的话,这下可惹人儿生气了。

   “不是。”江澄一把搂住人儿,让金凌毫无挣扎的余地,“不管你什么模样,我都接受,都喜欢。”

   金凌瞬间被那句“都喜欢”牵动心弦,却又渐渐沉入谷底。

   江澄他,喜欢的,终究只是“如兰”而已啊。金凌不由得暗笑自己。

   这段日子就像在做着绝无仅有的美梦一般,金凌差点都要忘记,和江澄越走越近的,不是他,而是“如兰”。

   若是江澄哪天知道了,他金凌是个骗子,那他要怎么办?

   金凌和江澄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已经很僵了,若是真相被揭穿,那可不是金凌能够承受的啊。

   梦再怎么美好,可总有醒来的那天啊。


   

评论(19)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