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ause of love

澄凌、铠陵、明弈真好吃。
就是没粮。

【澄凌】关于金凌当年是怎么学叫“舅舅”的

#要是发现有些时间线或是人物年龄有些不对劲,对不起(土下座),可能被我吃了,我容易混乱。
#ooc预警。
#那么开始了?

(一)关于小小凌和舅舅
    江澄第一次见这个小娃娃的时候,感觉他有点……欠抽。
    金凌那时还是个小娃娃,可爱得不行。粉嘟嘟的小嘴时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脸蛋也是粉嫩嫩的,柔柔软软的。江澄看着他炯炯有神的眸子,心里想着这孩子是吃可爱长大的吗,然后趁院子里只有他俩时,轻轻掐了掐金凌的小脸蛋。
    ……超他妈软。被掐疼的泛着点点水光的蜜糖般的眸子简直不要太惹人爱。
    江澄极力抑制自己想要再捏几下的冲动,轻轻把金凌抱怀里。殊不知自己怀里的小娃娃被他棱角分明的脸,刀锋般锐利而不带感情起伏的眼睛给吓得愣愣的。却忘记了哭喊,只是呆呆地目不转睛看着他。
    江澄顿时对他的外甥有了好感。他尽量放柔声音,说:“叫舅舅,来,舅——舅。”
    金凌不动,但是不再看他,低头逗弄自己手指间的小鸟。
     江澄对他的好感燃烧成了耐心。“舅——舅。叫一下来听听。”又教了他好几遍,可是金凌还是没有动静。江澄觉着现在的娃娃简直太难伺候,一会儿风一会儿雨,对人的态度真够善变的,殊不知金凌是被吓得不敢抬头。
    (金凌不敢说话并拿后脑勺对着你.jpg)
    叫了好几声都没理睬他,江澄顿起坏心眼将金凌的手里的小鸟抢走。“叫声舅舅立刻还你。来,叫,舅舅。”
    (江澄有点烦躁并拿小鸟威胁你.jpg)
     金凌真的是被吓到一动不动的地看着江澄,哑着嗓子不知所措。听着他教了那么多遍“舅舅”,虽说心里觉着应该对他说了这两个字就能把小鸟拿回来,但是金凌还是不敢动口。
    这时候小鸟也似乎在鼓动金凌,很应景地唱起小曲儿。金凌看这只小萌物这样,也学着它对江澄喊:“啾啾,啾啾!”
    (江澄一时语塞并暴起青筋watching you.jpg)
    金凌看他舅舅的气场顿时下降了好几度,又被惊得寒毛竖起。倒是小鸟很机智地瞬间挣脱江澄的手指赶紧展翅飞走。金凌也松了口气。
    江澄用了一首歌的时间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还想再努力一下,金凌却终于被他的小叔叔解放了。这次的教导便不了了之。
   
(二)小小凌和舅舅2
    江澄好气哦。
    他的外甥,虽说是有在渐渐地亲近他但是,这么久了金凌喊过他舅舅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都是在金光瑶的鼓动下,勉为其难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喊的。
    但是金凌喊金光瑶时却是左一个“小叔叔”右一个“小叔叔”叫的脆甜。相比自己下来,江澄就越想越气。
    他也没这么可怕吧?都已经尽量对金凌温柔了啊?他对金凌的关心不比金光瑶少好吧?都是亲人差距咋这么大呢?
    江澄真想不通,觉着现在的小娃娃真难伺候。
    这天,金凌可算是完成了舅舅交代的训练任务,累得要死挪着步子回到书房就软在椅子上。
    金光瑶看金凌这样也不忍心,转头和江澄说:“不如训练就轻点吧,谁家孩子会像金凌那样往极限的极限里训练,光扎个马步他就得比别人家的小孩多扎半个时辰,练剑时间要比别人家小孩多了一倍不止,太辛苦了,他还那么小呢,训练比人家辛苦,玩耍时间比人家少,对他的严厉教训比鼓励多得多,你怎么就忍心?”
    “我忍不下心训练他,外面的小鬼可是能忍心欺负他,他不会一辈子活在我们的羽翼之下,趁我们还有能力保护他,赶紧让他强大起来,而且他天资平平,一刻也偷懒不得。他还得做以后的金家宗主呢。”
    确实,外面可不乏小鬼捉着金凌的凄苦身世极力嘲笑他“有娘生没娘养”。江澄的良苦用心,不管金凌以后是否能体谅,江澄也必须让金凌从小努力强大起来,江澄是很宠他的外甥,但金凌不能成为一个脓包。
    江澄的眼睛一刻不离手中的事务,“好了,他也该到读书时间了,你快去教他识字吧,学了那么久舅舅都不会叫。”
    金光瑶听到这话顿生笑意,但是又不好笑出声来。
    毕竟小孩子都是喜欢对自己好一点的人,常常眉目和善、善懂人心思的金光瑶总是很讨金凌喜,亲近小叔叔很正常。而相比江澄,金凌虽没了以前能躲就躲的害怕,但还是不敢太接近。向那个面瘫般的舅舅撒娇啊闲聊啥的他可不敢!每次高压训练完后真的是超累,但金凌不会埋怨。他倒没想过为什么舅舅要他这么累死累活,只知道要通过训练来变强,才能把那些嘲笑他的家伙全打趴!
    “小叔叔,今天还是学算数么?”金凌托着软软的腮帮子,两条小腿晃来晃去。
    “嗯,昨天学了‘八’,那你说今天学什么?”金光瑶眉眼弯弯,顺便把学具摆好。
    “嗯呢……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今天学‘九’!”金凌一根一根把指头数完,骄傲地回答。
    金光瑶赞许地点点头。“对了!来,跟小叔叔学写‘九’字……”
    九……九……啾啾……舅舅?舅舅!金凌望着纸上的“九”悄悄出神。九……这不就是舅舅的“舅”嘛!金凌像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喜。这几天他的表现都不怎么好,挨了江澄好几顿批。若是能写幅“舅舅”的字,会不会让舅舅的眉头别再那么皱呢?
    金凌这节课学得异常认真,尤其那个“九” 字,练了好多遍,下课了还借了一套文房四宝回房继续练字,争取把“九九” 二字练好,第二天拿给舅舅看。

    第二天。               
    金凌磨磨蹭蹭了好半天,才慢慢吞吞地在金光瑶的掩护和鼓动下把那幅字拿出来给江澄看。
    “字写得很好嘛!阿凌的字又进步了呢!”金光瑶强忍着笑出声的冲动,赞赏地看了看那幅字,又偷偷瞄了几眼一旁坐着满头黑线的江澄。
    江澄:我要不要在后面补上个“八十一”:)。
    金光瑶:等等江澄你别罚他了他还是个孩子啊哈哈哈哈,好歹是份心意,你还愣着干啥收下呀!
    不过转念一想,金凌才多大,“舅”字这么复杂的字肯定还没学到,于是下意识就将谐音的“九”字误以为是“舅”字吧。那么金凌为什么平白无故就要把这幅字送给他?看金凌这幅战战兢兢却又有些期待地偷偷看着他的神情。江澄一下了然,笑意从嘴角蔓延至心中,觉着现在的小娃娃其实也挺可爱的。
    “谢谢,舅舅很喜欢。”江澄欣然收下这幅字,并有点得意地瞧了瞧金光瑶,他这个小叔叔日常里都没收到金凌的什么礼物,舅舅却收到了。
    “来,金凌,这次文课我来教你学两个字。”江澄把金凌带到书桌前,他俩靠的很近,几乎头挨着头,江澄的发丝有些绕在金凌的脖子上,有些痒痒的。金凌毛绒绒的小脑袋靠在江澄肩膀上,稍长的发丝服服帖帖顺着搭在江澄的肩膀和胸膛前。
    江澄握着金凌的手挥笔一就。“晚吟”二字跃然纸上。“这是舅舅的字,你以后可以写这个。”
    金凌把“晚吟”二字练了很多回,但是总搞不懂什么意思。晚吟,晚上和吟唱?静谧的夜晚和悦耳的吟唱有何关系呀?金凌总想不通。
    到后来,金凌有次在莲花坞里被舅舅多赏了几个时辰练剑,没有下人通报,不知不觉也练到了晚上。
    那时,清风低吟,伴着金凌的剑划破了空气的声音,轻轻拉着池塘里的莲花共舞。似有似无的清香蔓延。这个夜晚本来很静谧,但剑锋狠厉地劈破空气的声音也让添了几丝热闹。金凌剑入鞘,便躺在了树上看看星空,有夜晚相衬,星光比其他光更要温和,像这和煦的风。
    “晚风轻吟”——金凌忽然灵光一闪,想到这个词。“晚吟”——“晚风轻吟”,是这个意思吗?夜晚的星光看上去那么柔和,让人觉得这夜晚是如此迷人而温柔;风裹夹着丝丝寒意,却泛着莲花的清香,轻轻而又和煦。
    这就是舅舅吗?金凌感受着清风在耳边徐来。忽闻树下有人喊。“金凌,下来吃饭。”一睁眼,果然是舅舅在喊。
    “还有闲心爬树玩,剑法练好了?”江澄日常任务般训几句金凌,金凌悄悄吐吐舌头,但也是乖乖答道“练好了”。“哼明天考考你,没练好可别露馅了。”“才不会呢!我练完了一套才去休息的!”
   
(三)小小的金凌有大大的梦想,那就是要成为江家主母(不)
    随着金凌慢慢长大……好吧其实也没长多少也就过了幼学(十岁)没多久,金凌也早已不会太惧怕舅舅,虽然没有喊小叔叔时叫的那么脆甜。
    江澄这天无意中在金凌的学堂附近的小巷子看见了金凌,还被一群面色不善的小家伙围着。江澄眉头一皱,正想去帮忙,但转念一想又顿住了脚步,看看金凌会作何应对。
    金凌昂首挺胸,在那群小鬼想动手之前先下手为强。江澄有点惊诧,他的外甥确实进步了不少,无论欺负他的人怎么对他冷嘲热讽,他二话不说直接用实力让人无话可说。那群出言不逊的小鬼说的什么“有娘生没娘养”、“怎么不找你舅舅你叔叔来救你呀”,金凌都置之不理,直接把人家的脸摁在泥地上。
    看着金凌这副英勇却有些狼狈的模样,江澄也有点心疼,正思忖着给金凌换所学堂或是让他在府上学习,便看见他以一对多,金凌也不在话下。虽然说是使了自损八百的烂做法。金凌脸上也糊了些泥巴,但气势不减:“要是再让我听到有谁,敢说我舅舅我小叔叔的坏话,我下手会更加重!”
    “你舅舅又怎么样?信不信我让我家里人……”这个孩子的话还没说完便让金凌一脚下去封住了嘴。“我舅舅是最棒的!我总有一天像我舅舅那样厉害!敢说我家人坏话的管你是谁我都绝不会留情面!”
    江澄顿时有些感动。他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未来的金凌,那时候,金凌一定已经成为了出色的宗主或宗主接班人。金凌比任何家的小鬼都要独当一面。
    “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吧?你也不过只是你舅舅的外甥而已,你小叔叔和你其实也不太亲,你能有什么亲人?”作死小鬼二号又不甘示弱地发言。
    【不好意思你就是弱】金凌听到这话,不知怎么的,脸有一瞬间羞红。
      一瞬间羞红。
      羞红。
      红。
      江澄和作死小鬼队只想问金凌到底想到了什么脸红个啥啊?
     金凌支支吾吾憋了好一会儿,“我……我以后,要成为江家主母!所以,我有责任保护我的人!”
    江澄的一口老血哽在喉咙。
    乖乖,你说的哪个江家?
    “等我长大了,云梦江氏庄主夫人的位置可是我的!我会变得更强,更强!把所有敢冒犯我家人的不要命的家伙统统打到满地找牙!哼!”金凌的口气,仿佛是在说着什么天经地义的事情。江澄只想找个地缝躲起来。
    金江二家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还昂首挺胸地说出这种话,江澄都要羞了,金凌你怎么能这么一本正经!
(四)论金凌如何把舅舅的相亲退掉
    最近有好多媒婆,因为云梦江氏被婉拒了所以只好从金凌这里入手。
    金凌欢天喜地地拿着媒婆给的莲花灯,打算中秋时一起和舅舅放灯。媒婆递来的某家某户的姑娘生辰八字啊画像等等都丢在一边。“金小公子啊!你看看,这里的姑娘个个都如花似玉,你想要哪个姑娘做你的舅母呀?”
    金凌瞅也不瞅一眼。“都不好!”
    媒婆擦擦额上的汗。“哎呀金小公子!你看看吧!这些姑娘个个都十分水灵!而且个个都是大家闺秀,且心灵手巧,个个都与你的舅舅门当户对,你喜欢吃什么,你都有舅母给你做;想玩花灯,也有舅母陪你一起玩……”
    “这些我府上的厨子和我舅舅都能给我做。”金凌低头把玩着花灯。
    “哎呀金小公子,你就不想有个舅母像你娘亲一样疼你吗?”
    “我想要娘,但不想要舅母!”金凌一字一顿地说。
    “哎呀金小公子你再看看……”
  (金凌:看个头啊我不看!.jpg)
  (金凌:再让我看,就把你的头打掉!:))
    就这样好几天各路的媒婆都带着莲花灯跑来找金凌。金凌也有点烦了,干脆在众多画像和生辰八字,家世背景和名声里挑了个实在挑不出毛病的姑娘,瞒着舅舅约了她去一起中秋时候放莲花灯。
    ……怎么可能把自家的白菜让出去呢,金凌哪会这样,只是借这个姑娘给那些还敢妄想踏进江家门的姑娘和媒婆们下个马威而已:)。
    对不住了这位让我“杀一儆百”的姑娘,舅舅我的,除了舅舅和我之外世界上所有男子都他妈让你们选,别再来打我舅舅的主意了,舅舅这颗白菜只能被我拱。金凌如是想。
    (小小的金凌有着大大的阴谋.jpg)
   
    “舅舅!一起去放花灯呗!舅舅!舅舅!”金凌今天早早练完剑法,提着一箱的莲花灯兴冲冲跑进莲花坞。
    “臭小子别吵。中秋了啊……”江澄被金凌这么一提醒,下意识望了望窗外的满月。
   看着金凌这么期待的眼神,江澄也没辙了。“好吧,等我一会儿,这就来,你先去门外等等。一会儿在莲花坞的池塘里放花灯。”
    “哎哎哎不行!”金凌话一出口发现有些不妥,但是真不能让在莲花坞的池塘里放花灯,虽然是很期待只有他们两个一起独处的中秋,但那个姑娘还在那河边等着呢。
    “那个……就是!就是……我我我们……我们去河边放好不好?就是……因为……呃听说在那河里放花灯许的愿望会实现来着……呃所以……”金凌搜肠刮肚,硬着头皮零零碎碎拼出一段解释来。
    江澄看金凌这样,虽心觉奇怪,但仍是点点头。倒要看看金凌耍什么名堂。
    “那便随你吧。”
    金凌没有出去门外等,只坐在江澄旁边看他办公。江澄也不计较了,赶紧弄完手上的事务。
    江澄的脸浸在暖黄的烛光里,显出几分柔和。金凌看他此时有些温和平静的脸,看他骨节分明的手,看他脱了外袍的衣衫,这个人身上,无一处不让金凌看痴了。好一会儿,江澄起了身,去把外跑穿上,淡淡地喊了声“走了”,才让目光移不开他的金凌回过神来。
    没有备马车,他俩步伐一致地慢慢走到河边。河边人头攒动,金凌在桥上找到了那位姑娘。人家很明显精心打扮了一番,愈发沉鱼落雁,看见了金凌和江澄,她期待地盼着他过来,仿佛一尊望夫石。可江澄没看见她也没注意到她,光顾着听金凌吧啦吧啦讲话,就在那位姑娘的身边略过而目不斜视。
    金凌悄悄望了那位姑娘一眼,心里有些歉意。她有些不甘示弱,只当是真没见到她而不是没留心她。那位姑娘壮着胆子悄悄跟在后面。
    两人寻了处比较少人的地方,点燃花灯,然后将花灯轻轻推进河里。趁着那位姑娘的视角好,而且离这里还有点距离。金凌一把将江澄的后脑勺捞过来,对着他的嘴唇吧唧了一大口。

    吧唧了一大口。

    唧了一大口。

    了一大口。
 
     一大口。

     大口。

     口。

     。

    那烟花响在了天边,也像响在了江澄的脑子了。江澄大脑当机了一会儿,看着金凌只敢挂在他的唇上一动不敢动,眼睛紧闭着,眼睫毛扑闪扑闪地像只轻盈的蝴蝶。手已经缓缓从他的后脑勺移至他的手臂,抓得有点紧。
    江澄向周围看了看,发现一个姑娘连忙地跑走了。果然,这家伙是在做戏给人看。可这又不是很像做戏,人都走了金凌还是不敢睁眼,眼睫毛颤的越来越快,眉头都有些紧张地皱了起来。
    比起这是做戏,倒有点像是在向别人宣示主权。像小狗一样,有点可爱。这小子,都已束发之年(十五岁)了,还这么青涩?恐怕这种事情也是没经历过的吧?这么想着,江澄越发欣喜。
    江澄舔了舔金凌干涩的唇瓣,直到他放松了才敢将舌头缓缓进入。一个深吻交完,金凌有些惊讶地看着江澄,脸瞬间比莲花灯上的烛光还要红。江澄有些得意地看着金凌,嘴角露出少有的温柔。
    (关于最后的事情嘛……由那位姑娘传出去的江澄与金凌早已结为道侣的事情搞得满城风雨,一群姑娘没有伤心反而卖起了舅甥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霸道舅舅爱上我之类的小话本的事情嘛……咳咳江宇直不做表示。)

(五)金凌不想练剑,金凌最近浑身疼:)
    是夜。
    “舅舅……好困啊什么时候就寝啊……?”
    “晚吟等等……啊……呀啊——嗯……”
    “阿澄……晚吟……等等、啊……!那里不要……呜会坏掉的!”
    “江晚吟!明天你去睡书房!!不许踏进我的房间!呀啊啊……!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舅舅我错了别再来了!!舅舅……呀啊……呜唔……晚吟……啊嗯……别!!阿澄!不要……嗯啊啊呀……相公,相公,行了没?别再这样……不要嗯啊……我不要了……”
    “江澄,我跟你讲,男人之间应该用剑法来交谈而不该是在床上……我错了还不行嘛!唔啊!江晚吟!你……!”
    “你就是个流氓啊啊啊啊!”



感谢各位看官ヾ(≧O≦)〃
   

评论(28)

热度(227)